首页 > 女性 > 潮流资讯 > 正文 

许你一支风-第4章:贱女人-都市

2017-06-16 23:42:11 来源:17K责任编辑:Linda
  第4章:“贱女人”

  这两天,谢杰宁本来是要上班的,他没有去,我和他都呆在屋子里,到吃饭的时间只有我出去买盒饭,他依旧如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,但没有玩游戏,也没有进过他经常问我的那个网站,谢杰宁变了,变得沉默寡言。

  星期四,秦小雨又来到我们这里,她要处理的事都处理完了,这意味着谢杰宁就要离开。由于秦小雨是开着车到我们这里,所以我只送他们到楼下。相互告别,他们离开了,看着车子消失在小区拐角,我才上楼。

  谢杰宁走了,我还是如往常一样生活,但总感觉生活缺少什么,来回想想我什么都不缺,如果非要定义,我失去的是谢杰宁的陪伴,得到的是孤独伴我左右。

  ……

  星期六,要不是电话铃声响起,我都要忘记这天是我和路婷玉约好的日子。

  我接通她的来电。

  “许风……”

  我说:“嗯,我是,婷玉你现在在哪儿,我马上来找你!”。

  她说:“不了,许风,做手术的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,你就不要来了!”

  我说:“你一个人去怎么能行,你在哪儿?我这就来,好吗?”

  她说:“许风,你听我说,其实做个手术也不复杂,我……”

  我打断她的话说道:“不行,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,婷玉,你在到底在哪儿?”

  路婷玉没有说话,我反而感觉到她在哭泣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,她是个体贴的女人,重来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悲伤让别人一起分担。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叫到我的名字:“许风……”

  我“嗯”了一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,婷玉。”

  路婷玉思量半许,最终她说出了我曾以为这辈子我们之间都不会说出的话:“我们分手吧!”

  “你说什么呢,是不是哪儿不舒服,还是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,婷玉,不管遇到什么事你告诉我呀,怎么会突然提出分手...”听到路婷玉说出那句话,我就像听到山崩地裂般的声响,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她遇到什么难题,不然是不会轻易向我提出分手的。

  “许风……”泪水快填满路婷玉的喉咙,她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沙哑:“只是觉得我不适合你,我是个贱女人,根本配不上你许风。”

  “你说些什么呢,别说胡说八道好不好,你路婷玉是我许风的女人,这辈子是,下辈子也是,路婷玉听令,我现在命令你不允许向许风提出分手。”

  路婷玉哭了,电话里,这次我准确听到她在哭,她含着眼泪说道:“原谅我,原谅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,就当我路婷玉是个卑鄙无耻的贱女人好啦,以后我不会再打搅你的生活,我挂了。”

  “喂,喂……,路婷玉,路……”我还没有说出话,路婷玉已经挂了电话。

  路婷玉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突然提出分手,我还故不得多想,因为她一个女人怀着身孕在外面我怎么放心得下。我连忙脱了身上的睡衣,换上保暖内衣和夹克下了楼,虽然不知道她在哪儿,我就是把整个江苏省弄得天翻地覆也要找到她。

  我头脑很清醒,前星期我是和路婷玉约好到医院的,因此我先从医院下手,一家一家,每个走廊、每个角落寻找着她,她可以说是我这辈子第一个比担心家人还要担心的女人。

  小城就五家医院,我找遍了医院每个地方也没有看见路婷玉的身影,她不在医院又会在哪儿?又会不会我们在某个地方错过了,路婷玉呀,路婷玉,你真的让我好担心啦!

  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一家专卖店前我看见了她,只是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,她和男人拉扯着,像是在争论什么。男人我从没有见过,更别谈认不认识的话,只是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人叫田斌,在我和路婷玉还没有交往之前他就是路婷玉的男朋友了,只是路婷玉从来没有跟我提过,我也没有问过她这方面的问题。

  我迎上去,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我的背心都被汗水润湿。看到路婷玉,我激动地朝她说道:“婷玉,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  路婷玉才注意到身后的我,她和田斌停止争吵,都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。刚开始,她的脸上明显抽搐了,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就像一只对我有言说不尽苦衷的小鹿,但她这样的表情没有持续多久,甚至立马转变成认真与严肃。她对我说:“你来做什么,我说过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”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

相关新闻

更多图片请查阅高清图集图片推荐

热点推荐

图片新闻

今日导读

时事热点更多

关于华夏在线  |  服务声明  |  隐私政策  |  合作伙伴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14  12584.cn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备案号:赣B-20120025-17
华夏在线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,风险自负

// 百度分享功能